第A07:文史汇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2014年07月30日 星期三 出版 刊例 | 媒体介绍 | 项目推介 | 联系我们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淞沪会战浦东战场纪事
  □唐国良(作者系上海市浦东新区文史学会会长、上海市文史资料研究会理事)

  1937年8月13日,蓄谋已久的日军在上海制造了“八一三”事变,中国军民奋起反击,震惊世界的淞沪会战爆发。会战中,冯玉祥、蒋介石先后担任第三战区总司令长官,亲临前线督战;由中央作战军总司令张治中将军、左翼作战军总司令陈诚将军率领的国军主力,和占有海空优势的日军浴血奋战,予敌重创;由右翼作战军总司令张发奎将军率领的国军将士,在敌强我弱的不利情况下,依靠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,在浦东地区与敌反复争夺,击退了敌人从黄浦江及海上的一次次登陆,书写了淞沪会战浦东战场的壮丽篇章。

  郭沫若杜月笙等率队慰问浦东守军

  淞沪会战前夜,已有觉察的南京国民政府就开始调兵遣将,布置防线。时任苏浙边区司令的张发奎将军,被委以会战右翼作战军总司令,率国军第五十五师、第五十七师、独立第二十旅等部队开赴浦东,负责阻击日军从黄浦江及海上的登陆,保存右翼阵线,并适时打击黄浦江左岸之敌。

  面对日军的侵略野心和野蛮暴行,浦东军民团结一致,共赴国难。川沙地区的一批热血青年弃家从戎,为了抗击日军,绝大多数为国捐躯;浦东女工夜校的师生,自动组成战地服务团,为前线抗日将士服务;地下党员周惠芳,按照党组织的指示,带领工厂的姐妹勇敢地奔向前线,冒着危险抢救一个个伤员。作为同乡团体组织的浦东同乡会,在领袖杜月笙、黄炎培、穆藕初等的领导下,带领同乡会的广大会员全力以赴投入到抗日救亡中,他们不仅把同乡会会馆浦东大厦作为上海抗日救亡活动的重要场所,还广泛开展募捐活动,进行抗日宣传,组织难民救济收容,救护受伤兵民,尽其所能为淞沪会战做了大量工作。

  而在第一线与敌作战的国军将士,更是得到社会各界的关心,特别是各抗日社团,以各种形式慰问鼓舞斗志。

  1937年8月24日,由郭沫若领导的上海市文化界救亡协会在浦东大厦创办了《救亡日报》。该报由郭沫若任社长,共产党员夏衍、国民党员樊仲云同时任总编辑,巴金等30名著名人士组成编委会。宋庆龄曾为该报写社论。《救亡日报》创刊的当天,郭沫若与夏衍、田汉等人专程到浦东抗战前线,慰问张发奎将军的部队。慰问中,郭沫若先向欢迎他的青年作了《抗战时期青年的任务》的演讲。演讲完毕,一个青年请郭沫若签名留念,郭沫若挥笔题写了“鞠躬尽瘁死而后已”八个字,并签了名,表达了其“为赴国难而来,当为祖国而牺牲”的想法。

  下午,郭沫若、田汉、夏衍等人在张发奎陪同下,出席了“浦东军民联欢大会”。联欢会上,当地青年组织的剧团和歌咏队表演了文娱节目。

  慰问过程中,张发奎要求郭沫若帮助他建立一个类似北伐时期政治部的政工队,郭沫若答应了,不仅帮助张发奎建立了抗战以来国民党军队中的第一个政工队——第八集团军战地服务队,推荐共产党员、中国社会科学家联盟负责人之一的钱亦石出任少将队长,还动员了上海一大批爱国的文化人士参加战地服务队。淞沪会战期间,战地服务队的广大队员战斗在前线,过着和士兵一样的生活,他们教唱《义勇军进行曲》、《大刀进行曲》等抗日歌曲,为抗日宣传发挥了积极的作用。

  郭沫若结束慰问后,把在浦东的活动撰写成专题文章,标题为《到浦东去来》,登在《救亡日报》上。

  淞沪会战期间的“海上闻人”杜月笙,在主持中国红十字会日常会务的同时,参与组织了“上海市各界抗敌后援会”,与黄炎培一起被推为后援会的9人主席团成员,多次到电台演讲,号召同胞齐心协力参与抗战,同时组织救护队,还多次到前线慰问。

  浦东“神炮”击伤日海军舰队司令

  淞沪会战浦东战场的战斗中,打得最出色的,要数一支神出鬼没的炮兵部队。这支炮兵部队,就是首先在浦东土地上开展先期防务的炮兵第二旅第二团一营,指挥官是炮兵第二旅旅长蔡忠笏少将。蔡部人马装备渡江完毕的时间是14日的晚上10时左右。从此,浦江之东有了中国军队的神秘身影,也开始了浦东“神炮”的传奇。驻浦东的这个炮兵营,只有75毫米口径的“卜福斯”山炮12门,作战资源也十分匮乏,而日军在浦江停泊的军舰上有三四百门大炮,还有绝对制空权的优势,敌我力量对比相当悬殊。但他们面对强敌毫不畏惧,机动灵活地打击日军,因而成就了他们“浦东神炮”的美名。张发奎司令后来回忆说:“战况是紧张的,因此我必须用各种方法给予策应和支援,我除将沅肇昌师增援左翼军外,也不断地以炮兵在浦东的洋泾附近,袭击敌人的侧背,来策应左翼军方面的作战……我浦东方面的炮兵对敌人的袭击,也确曾发挥过相当的威力”。

  1937年8月22日的《申报》在《浦东今晨之炮战》一文中,有这样一段对浦东炮队的溢美之词:“浦东方面我军,向三井码头方向之敌军猛烈炮轰。……当时浦江中有一炮舰,曾向我军还炮,我方炮兵,遂亦向该舰集中猛轰,其时曾有多数沿浦江民众,目击该敌舰被我方炮弹击中其前部要害,亲见该舰仓皇逃逸。”

  《申报》10月11日的《浦东炮兵施威予敌重创》,9月26日的《浦东方面敌我发生空前炮战》等文章中,对战场情况作了详细报道:“我军亦发炮还击……第一发炮弹即落在第十六号敌驱逐舰附近,敌舰当即受伤,立向下游逃去。旋第二发炮弹又击中敌阵地日领事署后面日本电信局之房屋,立即起火燃烧……至第三发炮弹,又击中敌运输舰之尾部,立即冒烟,当时舰上敌军死伤甚多。……是役我军发炮三次,而每次均射中标的,毫无虚发,颇使敌人丧胆。”

  “我炮兵目标准确,弹无虚发,外白渡桥北堍日本领事馆,被我击毁;浦江中敌运输舰一艘,中弹受伤……外滩各外商大厦屋顶,西人观战者甚多,对我炮兵标的之准确,赞美不置。租界居民,一时又极度兴奋。”

  更没有想到的是,这支小小的炮兵队伍还击伤了侵华日军一个担任舰队司令的“亲王”,他的名字叫伏见宫博义。

  日本海军大佐伏见宫博义时任日本海军第三驱逐舰队司令。1937年9月25日,他在黄浦江上指挥日舰与中国军队进行炮战的时候,因座舰被中国军队一发76毫米山炮炮弹击中而受伤。

  根据1937年9月26日日本海军省发布的“公表”,对此战有如下描述:“伏见宫博义王殿下以第三驱逐舰队司令之职,在指挥属下驱逐舰队执行某重要任务时,于黄浦江溯江行动中,在上海日本邮船公司浦东栈桥附近,与附近仓库中隐藏敌军发生战斗……战斗进行到下午三时四十分,敌一弹击伤殿下左臂,幸伤势不重。同时,殿下身边的部下也有多人伤亡。”

  这个伏见宫在日本的皇室中,地位比较显赫。他是伏见宫博恭王(曾任日本大本营军令部总长)的儿子,其母为幕府末代将军德川庆喜的女儿德川经子。伏见宫博义亲王,曾经作为天皇的代表校阅1935年的日本海军特别大演习,是日本贵族院51名皇族议员之一。

  在日本陆海军的竞争中,作为有影响力的皇族,日本海军以伏见宫为靠山。任职军令总长的伏见宫博恭王是强硬的海军派,海军对他的这位世子博义王,便是视为未来皇族海军发言人来培养的。日本海军没想让这位亲王大佐打什么像样的仗,只是想让他在战场镀镀金。

  由于实力悬殊,当时的中国海军,对日本舰队根本难以构成像样的威胁。上海黄浦江上,中国海军仅有永健、普安两舰,其中,永健舰在开战第二天即在和日军轰炸机的战斗中被击毁。而普安舰为一战期间中国缴获的运输舰,战斗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因此,第三驱舰队的日军舰艇,其任务只是炮击中国军队的陆上阵地而已,由于当时中国军队装备差,火力弱,这种战斗当然没有什么风险了。

  人算不如天算。显然中国军队的抵抗超过日军的预期。中国海军尽管在上海已经没有战舰,但利用鱼雷快艇从内河潜入黄浦江,8月16日奇袭了日本海军在中国的舰队旗舰出云号,震惊中外。而中国空军也不顾敌众我寡,奋勇出击,不时攻击在上海的日舰。伏见宫部下的舰艇,也多次被中国陆军的炮兵击中负伤。

  根据日方资料,伏见宫博义被击伤的时候,正是在岛风舰上,按照日本《读卖新闻》的报道,其战斗经过远较日本海军“公表”所说的要险恶得多。

  浦东守军40多次击退登陆的日军

  淞沪会战中,日军凭借其海、空优势,对浦东,尤其是沿江的陆家嘴、洋泾等地区,连续进行狂轰烂炸,大批房屋被毁,百姓死伤无数。

  日军进行狂轰烂炸的同时,一次次企图登陆,占领浦东阵地,但都被我英勇的守军击退。早在淞沪会战爆发的第三天,也就是8月15日早晨四点,日海军陆战队约500人、便衣队200人,在陆家嘴的其昌码头登陆,被击退后,当晚8点又在浦东北部的高桥地区登陆,也被击退。16日,500名日军在大炮猛轰后又企图登陆,同样被击退。

  黄浦江上登陆失败后,日军又转向川沙、南汇地区的海边,寻找突破口。《申报》8月25日、26日的《川沙今晨双方激战》、《川沙敌军受创而退》的文章中,对战况作了如下描述:“川沙方面,于前晨有一部敌军乘各路激战时,在该处沙滩企图登岸,当被我军立即击退。敌援军赶到,又复进窥,其兵力不下五六百名,在敌机及重炮掩护之下,猛向我军阵地冲锋。我军早有准备,亦立即反守为攻,双方肉博良久,敌终受创而退……”同日,《申报》以《南汇残敌全部歼灭》为题,作了报道:“昨晨拂晓时,敌军千余名,在敌军炮火猛烈掩护之下登陆。当时我处守军即集中火力,迎头痛击,数十时之激战,敌渐不支,向原处退却。”

  9月16日,《申报》以《浦江下游敌偷袭浦东又失败》为题,进行了战场报道:“浦东方面,敌企图登陆蓄意已久。但自白龙港一役全军覆没之后,深有戒心,乃变更策略,拟由浦江下游登岸。昨日午后,有敌舰多艘,驶往浦江下游之马桥、杜陵及泾昇港等处,企图登陆,但均被我军击退。”

  9月30日,日军向陆家嘴的赖义渡猛攻,但也以失败告终。而10月14日的战斗最为激烈。10月15日的《申报》以《敌图浦东日亟六次偷渡春江码头》为题,作了详尽报道:“昨日自晨至暮,敌方进攻陆家嘴,偷渡春江码头,前后共经六次之多,而终未能有一卒登陆。……到码头之前,先以机关枪射击,又向春江码头猛烈的炮击……运兵驳船满载敌军,在炮火掩护下企图登陆,但均被我痛击狼狈溃退。”

  淞沪会战浦东战场的战斗,根据《申报》报道统计,浦东步兵在炮队的协助下,共阻击了日军在浦东沿江沿海40次以上的登陆企图。直到上海国军全线撤退,日本军队始终未能占据浦东一寸土地。

  1937年11月5日,日军在杭州湾北岸的全公亭、金山卫等地登陆,形成了从后路包抄上海中国军队的态势,国军遂于11月9日开始从上海周围撤退。浦东地区的国军部队也全线撤离。

  上海沦陷后,浦东沿江地区成了日军重点防守的地区之一。侵略军在浦东土地上大肆烧杀抢劫,犯下了滔天罪行。如《申报》11月16日在《浦东赖义渡全镇尽毁》一文中写道:“浦东赖义渡,本为沿浦巨镇,市贸繁盛,甲于全浦。自敌军登陆后,纵火焚烧,……渡口中路,渡口南路抵东昌路口,入晚火焰冲天,所有大小商店一百五十余家,并付一炬……赖义渡邮局等楼房近二百幢尽毁,损失之巨,堪称空前,全镇悉化焦土矣。”12月5日,日伪政权在浦东东昌路张家花园后王银全宅院内,组建了伪上海大道市政府(1938年10月15日迁往浦西江湾),在强占的浦东医院(1993年1月改名为东方医院)内组建市警察局,把陆家嘴花园石桥边的陈桂春故居辟作宪兵队机关,以便实行法西斯统治。

  面对到处笼罩的恐怖气氛,陷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浦东人民,不忘国耻家仇,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反抗斗争。他们有的参加抗日游击队,有的为新四军秘密交通线服务,也有的奔赴抗日根据地,以各种形式投身于抗日救国,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和英雄人物。

  1 淞沪会战图

  2  浦东码头遭日军轰炸

  3 受伤士兵正在接受救治

  4 日军在浦东登陆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A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A02版:要闻
   第A03版:浦东
   第A04版:浦东
   第A05版:新闻纵深
   第A06版:天下
   第A07版:文史汇
   第A08版:阅读
   第B01版:综合
   第B02版:财经
   第B03版:市场
   第B04版:投资理财
淞沪会战浦东战场纪事
浦东时报文史汇A07淞沪会战浦东战场纪事 2014-07-30 2 2014年07月30日 星期三